移動
飄花電影網 > 預告片 > > 一吻定情

電影網專稿 今年情人節檔,“江直樹”與“袁湘琴”的故事再度被搬上大銀幕,距離鄭元暢與林依晨塑造的經典臺劇版本已經過去了整整13年。


當年的少男少女如今已在奔三奔四的路上越走越遠,但江直樹與袁湘琴卻依然談著偶像劇般的戀愛。



影片上映兩天,票房突破1億,對一部青春愛情片而言成績不俗。但電影在各平臺的評分卻呈現出兩極化的狀態。



一邊是感慨電影讓自己找回丟失已久的少女心,另一邊則認為臺劇版過于經典難以復制,不接受這版電影改編。


僅從豆瓣評分來看,2005年的《惡作劇之吻》評分高達8.8分,而《一吻定情》僅有5.4分。


3.4分的差距究竟差在哪兒?我們請來一位資深劇粉與大家聊聊觀影感受。



臺劇版江直樹的人設核心是當袁湘琴睡著后,他輕輕撫摸著袁湘琴的頭發說:“她好像不知道,我有多喜歡她。”在和袁湘琴相處的過程中不斷滲透愛意。


而電影版江直樹的人設核心是當原湘琴對他說:“如果我沒追到你,你一定要找一個比我更喜歡你的人在一起。”后,他反問道:“找得到嗎?”這才發現,原來全片中他最愛的人是自己。


《惡作劇之吻》劇照


陳玉珊導演將大部分鏡頭都用在表現江直樹對原湘琴的不耐煩上,偶爾穿插幾個十五年前就被用到爛的老梗企圖引爆笑點。這一切使原湘琴看起來有點像個斯德哥爾摩綜合患者,被虐得再狠也沒關系,只要時不時發點糖就會愛得更深。


尤其是影片結尾江直樹對原湘琴告白時的片段閃回實在太過敷衍觀眾,甚至讓我一度錯以為原湘琴是江直樹離開紗繪后所選擇的備胎。



再說阿金。為你打架的男孩、為你做飯的男孩和帶你約會的男孩,你最忘不掉的是哪個?


我們的學生時代總有那么一個可望不可即的男孩,他長得帥、學習好、會打球、有才藝,仿佛十八般武藝無所不能,但他唯一不會的就是喜歡你。



你把他的照片設成手機桌面,你把他喜歡的歌反復哼唱,你把自己的小心思偽裝成粉紅色的甜蜜氣泡,自作聰明地以為不被發現,卻不料對方不僅知道,并且對此毫不在意。


他對你來說,是A班的江直樹,而你對他只不過是F班中江直樹后援會的一員而已。



我們最忘不掉的,是那個根本不給我們機會靠近,突然間讓我們在和過去每一天里都一樣美好陽光下哭泣的男孩。卻不料我們也是別人眼中那個根本不給機會靠近的人。


汪東城版阿金


臺劇版的阿金更經常被叫作“笨蛋阿金”,汪東城將阿金溫暖的特質表現得淋漓盡致,但陳伯融卻沒有將阿金溫暖的一面展現出來,陳柏融版的阿金也有可愛之處,但更像是一個校園惡霸,用千奇百怪的討人厭方法把妹。


陳柏融版阿金


如果影片能夠在原湘琴哭著從江直樹身邊逃走、哭著從江直樹的家搬離結束,那么它會是一部合格的青春電影,原湘琴爸爸在原湘琴的愛情破滅后安慰她說:“你喜歡過、勇敢過、付出過,最后離開也要留下瀟灑的背影。


我們那時候太年輕,沒辦法偽裝自己的感情,遺憾自己不能在一段感情的最后瀟灑離場,但青春的內核不就是遺憾么?



遺憾那個不懂事的自己沒有好好愛別人,更沒有好好愛自己,那不如就趁著還能哭的時候撕心裂肺地哭一場吧,哭完了再繼續向別人付出百分百的愛意。


再過十年后我們回頭看,青春的自己是真的傻,把自己擺得太卑微太不堪。但陳玉珊導演太過溫柔,給了原湘琴一個溫柔的結尾,也讓“原湘琴”在“袁湘琴”的對比下一敗涂地。



看過臺劇版的我們自然而然將自己代入女主的角色,希望我們可以靠誠意與努力實現灰姑娘嫁給白馬王子的夢想。


但在觀看電影版的全程,我都無法在原湘琴的身上發現自己與她的相似之處,原湘琴沒有袁湘琴的倔,也沒有袁湘琴的天然呆,她有的似乎只是像美妝博主一樣,靠裝傻賣萌攢起來的僵尸粉而已。


按鍵 Ctrl+D 把 飄花電影網 | 最新高清手機電影在線觀看下載 加入收藏夾,下次找電影更方便!!
電影不錯?分享給朋友:
爱彩乐天津快乐十分走图